导航菜单

非虚构

以下是分类“非虚构”所有的文章

入职一年,我成了上司的情绪垃圾桶

入职一年,我成了上司的情绪垃圾桶
紧张、焦虑的职场,往往伴随着隐形的欺凌,占据职位与年龄优势的上级操控新人,目的却不仅仅是工作。年轻人为了在公司机构立稳脚跟,会选择默默忍受,进而成为上司的出气筒,燃烧自己为他人提供一点可笑的情绪价值。

他们叫我狗奴

他们叫我狗奴
负债养宠物的年轻人,蜗居在大城市的小小单间里,并以此搭建起自己的亲密圈层。小猫和小狗,成为他们精神世界的一角,干净的、不受世俗沾染的一角。于是,有人就投其所好,顺着他们的热爱榨取钱财。

证券交易员:玩钱,也被钱玩

证券交易员:玩钱,也被钱玩
新冠疫情引发全球股市震荡。2020年3月9日至3月19日,短短10天内,美股经历4次熔断,不少投资者蒙受损失。证券交易员们通过买卖证券获得差价利润,他们迎着风险刀口舔血,也见证了股民的跌宕人生,有人因炒股身价千万,也有人因亏损登上天台。

自杀三次,如今我想好好活着

自杀三次,如今我想好好活着
在乡村,抑郁症因为缺乏社会认知,通常不会被认为是疾病,患者因此背负更深的误解和污名。女孩杨帆17岁那年被确诊抑郁症,除开病疼折磨,她一直经受着疾病带来的耻感。

他们选择了对自己下手

他们选择了对自己下手
“有光的人”,往往内敛低调,在各自擅长的领域中积蓄力量,是将一件事情做到极致并不断突破的实干家。在完成而立之年的人生转场前,他们遇到过大大小小的选择题,倾听内心的声音,让他们下定决心坚守热爱。名利只是他们厚积薄发的附属品,内心的那束光,才是保持本心与思考的源动力。

孩童性侵,发生在隐秘地带

孩童性侵,发生在隐秘地带
“高管被指性侵养女”案引热议,防性侵教育的重要性再次被确认。心智未成熟的孩童,更易成为邪欲的目标。让孩子远离性侵害,对罪恶之手绝不能姑息。

在武汉送外卖的女人

在武汉送外卖的女人
在武汉送外卖的女骑手多数在三四十岁,有的女儿和王紫薇一般大,她们在疫情中穿梭街巷,送餐食送急用物资。生于1995年的王紫薇说,戴上口罩,跨上电动车,就听不到别人问“女孩子怎么出来送外卖”。

一个上海女孩的炒房笔记(二)

一个上海女孩的炒房笔记(二)
赚取第一桶金后,年轻人将面临更多抉择,有的投资自我,有的挥霍无度。比起买房,如何帷幄此后人生,才是他们真正要面临的问题。

别忘了,还有1000万高三考生

别忘了,还有1000万高三考生
距离2020年高考还剩112天,高三学生正处于冲刺阶段,推迟返校的现状,让这一群奔跑者陡然失速。好在,许多学校开启网络授课,考生们居家学习,以自制力克服惶然。在命运关键路口,这届考生们正在经历什么?他们又有着怎样的急和盼?

一个上海女孩的炒房笔记

一个上海女孩的炒房笔记
在一线城市买房,象征着年轻人奋斗的阶段性成功。时代机遇促使一部分年轻人成功跨出这一步,却无法保证他们能成功把握此后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