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民生银行董事会最大悬念亟待揭晓 谁将领衔

现在的民生银行确实处在历史的低谷,有周期所限,也有民生银行自身的问题,如何破局?

虽然民生银行第八届董事会换届延期,但本次换届的最大悬念已接近揭晓。

2020年3月5日晚间,民生银行公告称,将于2020年4月20日召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内容是关于中国民生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换届工作延期的议案。可见,民生银行第八届董事会将至少延期2个月。

此前已经报道,此次民生银行董事会换届的焦点,不在于以往多次股东之间的“暗斗”,而在于董事会与经营层之间。第八届民生银行董事会延期的原因,实则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出现——关键人物在民生银行董事会、高管团队、监管三方的胶着之中悬空(参见2020年2月22日“民生银行第八届董事会在即 为何没有披露候选人”)。

近期据记者独家获悉,在民生银行党委关系由银保监会探讨转出之际,目前民生银行第八届董事人选已基本确定,比较大的可能,是空降一位协调能力强、有国际视野、有大行与资本市场经验的一把手到位,在经过股东大会、董事会、监管批复等一系列程序后,有望任董事长。

据记者获悉,民生银行第七届董事会内部对第八届候选人没有太大变动,包括董事长及几位副董事长均不变,但董事人选没有公开。按照程序,民生银行第八届董事候选人的提案期限为2019年12月10日至2019年12月16日下午5点前。有股东提出,“如何保证新的提名人选是有效的?在这个提案期限之后提出的候选人,是否需要重新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呢?”

谁去、谁留,谁将从何而来?

I.“洪郑配”恐将告一段落

洪崎现年63岁,他是伴随民生银行从出生至今的一位重要人物。他是安徽绩溪人,曾任中国人民银行总行主任科员、金融研究所助理研究员,中国人民大学证券研究所副所长,交通银行北海分行行长。

1996年,中国民生银行成立,洪崎出任民生银行总行营业部主任,北京管理部(现为北京分行)总经理,2000年起出任民生银行总行副行长,2008年起出任总行常务副行长,2009年起出任民生银行行长,2014年8月起出任民生银行董事长至今。

在2009年到2014年,民生银行一直在“董洪配”的经营下,当时市场的看法是,董文标较有战略思维,对内则恩威并施、善于用人;而洪崎长于执行战略并注重管理细节,两人搭配效果较好。在这期间,民生银行的小微战略、事业部改革的做法赢得了资本市场的青睐,给股东创造了较高回报;但后来经济下行坏账爆发、内部激励机制失灵,亦留有不少后患。

2014年,“董洪配”谢幕。当时57岁的董文标以《公司章程》规定不得连任三届为由,向民生银行董事会递交辞呈,选择急流勇退,背后颇有一番曲折。董文标离任民生银行后筹建中国民生投资有限公司,但意图通过中民投反控民生银行的想法未能实现,很快形势陡变,中民投自身因扩张太快而身陷债务危机(参见2019年1月21日“危局中的中民投 何以至此 如何过冬”)。

同期,吴小晖治下的安邦则在民生银行长驱直入。有民生银行内部人士对记者透露,2009年,洪崎因京城的CBD房地产项目而接触到了安邦,结识了吴小晖。2014年12月,安邦凌厉增持民生银行至20%股份,打破了多年来诸多民营股东不超过10%这一分散持股理念的默契与平衡。至今,承接了安邦主要资产而生的大家保险仍为民生第一大股东,持股17.8%(参见2014年第32期“董文标转身”;2015年第1期“民生银行微妙转向”),主要是因账面浮亏严重(参见2020年2月22日“复盘安邦两年接管 变身大家保险如何引战”)。

2014年8月,洪崎当选民生银行第六届董事会董事长,但此后不久,民生银行遭遇创立20年来巨震——2015年1月末,被看做民生银行接班人的时任行长毛晓峰因涉令计划案落马。此后,民生银行行长一职一直由董事长洪崎代任(参见2015年第7期“谁主民生银行”)。直至2015年11月,时任工行副行长郑万春空降民生银行任行长一职。

2017年2月,民生银行第七届董事会后,修订了《公司章程》,取消了关于董事长、副董事长一般两届、最多三届这一任期的规定(参见2017年第2期“民生银行势力新范围”;“民生银行新董事会 细节与变数”)。

此前已报道,“洪郑配”有过一段“蜜月期”,但后来由于经营理念、业绩回报等实施路径上有所分歧; 2019年1月,洪崎出任民生银行执行委员会主任(参见2019年5月1日“民生银行变阵 业绩承压谁之责?”)。而经营理念的分歧难言对错,最终民生的问题,还是要靠在股东大会上用业绩说话,只是现在时局复杂,股东也更难判断、决断。

II.董事长的人选

在未来召开的第八届董事会换届股东大会上,有哪些董事长的候选人选?

据记者多方获悉,在春节前后,由监管方面推荐的民生银行董事长人选,是现57岁的中银香港副董事长、总裁高迎欣。

民生银行董事会最大悬念亟待揭晓 谁将领衔-第1张图片

高迎欣()出生于1962年7月,1986年毕业于华东理工大学,获工学硕士学位;硕士毕业后便加入中行,在中国银行集团工作超30年,期间于1995年到1996年在加拿大北方电讯公司(现北电网络)总部财务部工作。

高迎欣被提拔较早,起点很高。从1996年9月起,高迎欣历任中行总行信贷业务部、公司业务部副总经理、总经理,中行称其领导和建立了中国银行集团的跨国公司客户和中国内地重要客户的客户关系和全球授信业务,还负责中国银行的大型项目融资工作。2004年7月起,高迎欣赴任香港,先是出任中银国际的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很快,从2005年2月起转任中银香港及中国银行(香港)有限公司副总裁,主管企业银行及金融机构。从2007年12月末起,高迎欣兼任南洋商业银行的副董事长、董事长,直至该行被售出。

2015年5月,高迎欣回到北京,出任中行副行长一职。据记者了解,彼时他分管公司金融、贸易金融等业务。2015年8月起,他兼任中银国际、中国银行(英国)、中国银行(卢森堡)有限公司董事长。2018年1月,高迎欣回到香港,出任中银香港及中国银行(香港)副董事长兼总裁等职务至今。

一位与高共事过的大行高管告诉记者,高迎欣为人不卑不亢,协调能力较强。另有了解中行人士指出,高在中银香港与中银国际领衔期间,助力了此次中银国际证券A股成功上市。

目前看来,由具备大行气质与国际视野的高迎欣来掌舵民生银行,或有重塑民生银行文化、调和董事会与经营层路径分歧的考虑。按照相关程序,高迎欣需要被纳入到第八届董事会候选人成员之中、再通过股东大会进行选举、监管任职资格批复等程序,才能最终成行。

董事长的人选,自然对民生银行的未来发展产生重大影响。多位了解民生银行的人士认为,民生银行是民营企业的银行,有着民企的文化和基因,承担着“为民而生,与民共生”的历史使命,需要尊重市场化程度高这一可贵的特点。

也有民生银行的老人指出,民生银行的董事长相当于行长、行长相当于常务副行长,最终都是要以实际业绩来判断、决定去留的。该行的董事长,是实实在在需要起到协调董事会的作用,董事会则需对股东大会负责,对商业银行经营和管理承担最终责任。

III.什么是好的银行公司治理?

从整个中国银行业的发展历史来看,股权高度分散的民生银行是重要样本,亦是改革的试验田。民生银行的公司治理从来不是一句空话。现在的民生银行,确实处在历史的低谷,有周期所限,也有民生银行自身的问题。

民生银行的创始人是原全国工商联主席经叔平,他在77岁出任民生银行名誉董事长,88岁退休。据熟知民生银行的人说,该行早期的两任董事长兼行长童赠银、蔡鲁伦,均是一届董事会没做完就被经老“拿下”了。而如此权威的经老,“当时也曾被股东气到住院啊”。

民生银行多年的老股东、巨人网络董事长史玉柱早在2019年12月初的社交平台微博上表示,“民生银行公告显示董事会换届开始了,我个人观点:新董事会成员收入必须与业绩、市值挂钩”。对董事会成员的要求,史玉柱公开谈过多次,在国内银行业实属罕见。

据记者独家获悉,在2019年时,民生银行一度向监管提名了两位高管的候选人,但均被驳回。

有了解民生银行的人士告诉记者,在“洪郑配”时代,民生银行从股权到人事上都有重大变故,继而股东们寄望于空降的行长打开局面,纠偏以往的激励模式,更重要的是清理不健康的“裙带文化”的风气。“洪崎是老人,郑万春是新人,新老联手,被寄予厚望。但是并没有看到民生银行的风貌产生实质性的变化。”

有民生银行人士说道,“实际上董事长、行长都是执行董事,董事会都有考核,好坏不能上面说了算,股东有要求。”时任民生银行财务会计部总经理李文曾在2018年的股东大会上介绍,董事会对高管的主要经营指标考核中,除了ROE(净资产收益率)水平之外就是市值增长,而且权重较大;主要考察13家可比上市银行中,民生银行的市值增长水平不能低于平均水平。

自2017年末,民生银行董事会就审定了《改革转型暨三年发展规划方案》,确定了“民营企业的银行、科技金融的银行、综合服务的银行”的战略定位,从业务和管理两方面规划改革转型蓝图,制定相应的组织体系、督导检视及考核评价机制,确保改革转型最终实现预期目标。民生银行认为,银行只有通过体系性改革转型,化挑战为机遇,才能重建竞争力,重拾业绩增长,实现市值最大化。

监管一向鼓励银行股权高度分散,意在防范大股东违规关联交易的问题,然而包商银行等案暴露出来,诸多中小银行早已沦为了大股东的“提款机”;而在股权过于分散而治理机制又没有现代化的结构下,银行要么沦为如锦州银行一般的“内部人控制”,要么没有人能为银行真正负责。

一位资深的银行股东告诉记者,目前看来银行的公司治理中,招商银行的模式还是值得借鉴。“招商局是个相对第一大股东,比较稳定,但平时也不是那么积极,就发挥一个潜移默化的作用,让别人也不想东想西了”。

同时他亦指出,真正良好的公司治理的原则是,一是股东与股东之间不打架,关联交易充分公开,再小的关联交易都上董事会,这样股东之间大家就不会猜忌;同时,重大事项股东加强协商,议事程序上设计规范,鼓励董事专业发言。二是股东和管理层之间不打架,股东与管理层之间通过董事会建立关系。三是管理层之间不矛盾,核心高管团队保持稳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