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证监会私募部撤并 涉多名局级干部|证监人事跟踪之二十二

私募部并入市场二部,私募部主任调入资本市场学院后将发生一系列连锁反应

酝酿半年后,涉及证监会打非局和私募部的部门调整方案基本确定。据记者了解,私募部将正式并入市场二部,不再作为单独的部门存在。市场二部是2019年10月由原来的打非局更名而来,原北京证监局局长王建平已经正式出任市场二部主任(参见2019年10月23日“证监中层干部大调整 推动监管流程再造|证监人事跟踪之十六”)。而原市场部改名为市场一部,编制与职能不变。

记者获悉,私募部主任陈自强将调往资本市场学院担任党委书记,资本市场学院党委书记朱文彬重回深圳证监局担任一级巡视员(正局级),同时资本学院纪委书记杨春蕾也将重回会机关。

一位接近监管层人士告诉记者,合并之后,通常是人随业务走。此番私募部的调整,与前一时期的私募乱象治理也一脉相承(参见2020年3月3日“基金业协会架构调整 备案负责人大换血”)。

I.私募部并入市场二部

私募部是在2014年证监会大规模部门调整时的新设部门,在证监会内部属于比较小的部门,只有一处、二处和综合处三个处室,其主要职能是拟订监管私募投资基金相关的法律法规,组织对私募机构进行监督检查以及牵头负责私募投资基金风险处置工作。

中国的私募基金行业在2012年12月之前,一度处于监管真空状态,当时修订的《基金法》首次把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纳入证监会监管范畴。包括创投基金在内的私募股权基金的监管职能归属,则一直在发改委和证监会之间争论不休。

直到2013年6月27日,中编办的一纸通知,才将私募基金监管权划归证监会。至此,证监会开始研究制定私募基金行业的统一监管思路,并于2014年2月新设立私募部,同年8月发布了《私募投资基金监督管理暂行办法》,明确将私募机构管理分为监管和自律,同时确立了私募基金的登记备案制度,由基金业协会具体负责。随后私募基金数量如雨后春笋般猛增,仅半年的时间,登记的私募机构就从4000多家增加到了1.23万家,2016年3月私募机构一度膨胀到了2.6万家,一时间市场鱼龙混杂。

私募基金监管从无到有、渐成体系的同时,行业乱象也层出不穷,证监会总结为三大问题:一是偏离主业,扰乱金融市场秩序。有的机构以私募名义变相开展公开募集资金,涉嫌非法集资;有的机构为信贷资金做通道业务,游离于监管之外。二是从业机构自身机制不健全。有的私募基金管理人在公司治理、内部控制、资金托管等方面未能建立健全保障稳健经营的相关制度,产生风险隐患。三是基金运作不够规范。有的基金存在降低合格投资者门槛,突破投资者人数限制及公开宣传推介等行为,有的信息提供不充分,甚至利用信息优势欺骗投资者、损害其合法权益。

从2015年6月开始,证监会对私募基金监管开始升级,从此前强调行业“自律”,转变为强调“监管”,在2016年4月确定了“统一监管、功能监管、适度监管、分类监管”的基本原则,按照“扶优限劣”、“差异化监管”的方法路径展开。也是从这时开始,私募基金被分为私募证券基金、私募股权基金、创业投资基金和其他私募基金共四大类。随后私募基金的登记备案工作逐渐放缓,私募基金开始进入规范发展阶段,一方面出台了有关登记备案的一系列文件严格规范准入,另一方面清理僵尸私募。

2019年12月,证监会出台了最新版的《私募投资基金备案须知》,希望把住备案入口,以防“伪私募”混入,并在文件中首次明确了五类不予备案的“伪私募”。“伪私募”已成为资管行业近年来的一大乱象,2019年10月17日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与私募股权和创投基金座谈时表示,要坚持行业定位,逐步出清“伪私募”。

据记者了解,之所以将私募部并入打非局,重新构建市场二部,也是监管层考虑到下一步私募基金的监管实践中,打击非法私募活动是重点,着力出清非法私募活动。非法私募活动主要有五大特征:一是未履行登记或者备案手续,或借用登记机构名义开展非法集资活动;二是通过公众媒体或者公开方式,向社会大众宣传推介;三是承诺保本保收益或以承诺预期收益率等方式暗示保本保收益;四是向非合格投资者募集资金;五是金融机构及其从业人员采用“飞单”方式销售私募基金。

据中国证券基金业协会官网最新数据,截至2020年2月,登记的私募基金有24527家,管理的资产规模为13.89万亿元。

II.陈自强调往资本市场学院

据记者了解,私募部主任陈自强将调往资本市场学院担任党委书记。

陈自强是在2014年2月私募部设立之初,由中国证券业协会副会长兼秘书长被提拔为私募部主任。他曾在中国人民银行、中国光大集团任职,也曾任中国科技财务公司综合计划部总经理、中国科技国际信托投资公司信贷投资部总经理。后到证监会任机构部处长,证监会海口特派办副主任,海南证监局副局长、局长,证监会证券公司风险处置办公室副主任等职。

与陈自强打过交道的人士告诉记者,他为人低调,对同事也都和颜悦色。

此前他曾向记者讲解私募行业监管实践中相关部门的工作分工,证监会主要负责私募基金相关的法律法规制定,基金业协会负责日常的自律监管,各地证监局配合证监会作出相应的抽查和现场检查工作。

近年来,陈自强很少公开出席相关活动,据公开报道显示,陈自强最近一次参加活动是在2017年7月调研首钢基金。在与首钢基金团队交流中,他指出,金融企业要按照中央金融工作会议精神要求,加快脱虚入实步伐,以基金方式支持国有企业发展,推动实体经济转型升级,大力促进国家双创事业取得更大成就。

陈自强对私募基金的问题看得也比较透彻。他在2016年4月29日的证监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曾详介绍了私募基金发展中的各种问题。他指出,监管发现,私募基金存在变相公募,向不特定对象公开推介,变相降低投资者门槛等跑路事件时有发生,最突出的问题表现在非法集资的风险。他表示一方面证监会将继续加强日常监管,另一方面尽快完善私募基金相关法律法规。

资本市场学院是由证监会和深圳市政府联合成立的资本市场专业性教育培训机构。学院于2012年12月3日正式设立,出资方为深圳证券交易所、上海证券交易所、中国证券登记结算公司、上海期货交易所、中国金融期货交易所、郑州商品交易所以及大连商品交易所。定位于中国资本市场基础性建设工程,旨在打造资本市场培训教育主平台,为推动资本市场改革开放和稳定发展持续提供强有力的人才智力支持。

资本市场学院在2018年4月份搬到位于深圳新建成的校园。资本市场学院的服务对象有“四类”,第一类是行业,包括了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等;第二类是党政领导,金融风险的防范、服务实体经济的意识也是政府的要求;第三类是国际化人才;第四类是系统内上万名的监管干部。就证券期货监管系统的干部课程而言,主要包括资本市场改革创新、监管理念与监管创新和监管重点与案例三大模块。

III.朱文彬重归深圳局

陈自强调任资本市场学院党委书记后,原党委书记朱文彬将重回深圳证监局,担任一级巡视员(正局级虚职),当前已经考察谈话结束。

朱文彬1985年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世界经济系,在深圳工作了30多年,既是深圳发展的见证者,也是证券业发展完善的亲历者。他在2008年前后担任深圳证监局局长助理,2011年被提拔为深圳证监局副局长,是2012年深交所第七届上市委员会成员,2015年前后被调往资本市场学院担任院长,2018年前后转任资本市场学院党委书记,资本学院院长由金立扬担任。

2019年6月深圳市金融发展决策咨询委员会全体会议上,朱文彬认为,实现金融科技与创新科技的结合,是大湾区创新成功的关键,也是大湾区打造世界级金融科技创新高地的核心竞争力。

朱文彬在各类资本市场培训班召开之际,多次致辞,他对资本市场也有比较深刻的认识。在2015年5月的上市公司财务会计培训上,朱文彬表示,资本市场改革正在进入深水区,注册制改革即将落地,作为改革的核心内涵,上市公司财务信披质量至关重要。当前,上市公司财务会计基础薄弱、内控质量不到位、会计处理不恰当、财务信披针对性不足等规范性问题仍较常见。不仅给上市公司埋下了财务风险炸弹,也成为制约其借助资本市场做大做强的重大障碍。

2015年3月资本市场学院还举办了首期上市公司市值管理专题研修班,明确市值管理概念及价值导向,引导上市公司形成正确的市值管理理念,帮助上市公司运用科学、合规的方法实现公司价值最大化,厘清市值管理与内幕交易、市场操纵等违法违规行为的边界。

在上述培训班中,朱文彬希望上市公司在应用市值管理工具提升上市公司质量的过程中,必须明确合法性和底线意识,把握好正确的方向,需要坚持两点原则:一是坚持维护全体股东的利益;二是坚持长远观,避免只顾短期而无质量的市值提升。朱文彬指出,市值管理是当前中国资本市场的一大关注点,资本市场学院将与兄弟单位紧密合作,通过培训积极引导并正确认识市值管理。

IV.杨春蕾调往会机关

与朱文彬一起接受组织考察谈话的还有资本市场学院纪委书记杨春蕾,她将调往证监会机关,具体部门尚未公布。

杨春蕾曾从2015年8月起担任中证监测纪委书记。2015年11月4日,中证监测举办了题为“把纪律挺在前面,强化执纪问责——为中证监测平稳运行严明风控底线”的专题讲座,杨春蕾主讲,要求中心各部门结合工作实际认真查摆问题,对现行内部管理制度进行梳理完善,切实将强化管理、强化监督落到实处。

中证监测成立于2012年9月12 日,是由证监会直接管理的专业机构,致力于为证监会提供统计、市场监测、分析和信息服务,支持其监管决策和系统性风险防控。

杨春蕾在2017年9月调往资本市场学院担任纪委书记。据中证监测公布的2016年高管人员薪酬情况,她的年薪为43.35万元(税前),加上五险一金单位缴纳部分,共计57.13万元(税前)。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