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领6000万反洗钱罚单创纪录 瑞银信是谁?

这家机构一年被罚8次,3次被央行深圳中支处罚。而6000万这次创纪录罚款,是这家机构主动领罚,并就此从深圳搬到山东。为什么?

近日,央行开出创纪录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最大罚单:深圳瑞银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称“瑞银信”)被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处以6124万元罚款。这是2020年以来瑞银信第三次被罚,2019年来第八次被罚,2017年以来的第18次被罚。2020年年初瑞银信曾分别收到重庆、杭州人行的两张巨额罚单,分别为809.5万元和1002.23万元。

2020年3月,国家移动互联网应用安全管理中心(CNAAC)通报100多款应用违反网络安全法等相关规定,存在隐私权限不合规,其中也包括瑞银信公司旗下瑞银信、瑞和宝、瑞大宝、瑞刷四款手机APP。

瑞银信这次被罚,超过了此前央行最高的处罚记录:2019年7月,央行上海分行对迅付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环迅支付”)因违反支付业务规定而进行处罚,合计罚没达5939.4万元。

这也是央行公开的涉反洗钱处罚案件中,罚金最大的一件。2月14日,央行一次性公布了三张反洗钱罚单,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和华泰证券因为反洗钱措施不到位,皆被处以千万级罚款,其中民生银行被罚2360万元,为当时最高罚款(参见“反洗钱首现千万级罚单 机构、部门负责人双双被罚”)。

根据此次央行深圳中心支行公示的内容,瑞银信违法行为有五项:超出核准业务范围;未按规定建立有关制度办法或风险管理措施;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规定报送可疑交易报告;与身份不明客户进行交易。根据央行的公告,时任瑞银信副总经理徐慧等三人因对相关违法违规行为负有责任,被罚款5万至17万元不等。

2019年11月,瑞银信也曾因违反反洗钱相关规定,被央行深圳市中心支行合计处以罚款人民币40万元,对相关责任人员合计处以罚款人民币2万元。

据记者了解,此次瑞银信的检查,分别是2019年8月至10月以及11月,涉及反洗钱和支付两个科目,最后合并做的处罚。

“这次这么大金额的巨额处罚,竟然没有连带收缩相关业务地域,也是罕见的。”业内人士透露,此次是“瑞银信主动求罚款”,并将把注册地从深圳转到起家地山东。

I.反洗钱强监管

自2017年起瑞银信多次因反洗钱不力、违规清算等原因,被重庆、浙江、山西、青岛、长沙、东营、南京等多地央行分支机构罚款达18次,自2019年以来就有8次,可谓是违规“惯犯”。在2020年以前,瑞银信收到15次罚款,总额不过几百万元。为何最近3次的罚款金额飙升?

据记者从多个渠道获悉,此次对瑞银信有两张罚单:反洗钱+支付。在前述五项违规行为中,第一项和支付业务经营范围有关,处罚金额不过几万元,超出核准业务范围是指超区域拓展商户,不利于属地监管;而其余四项均剑指反洗钱,尤其是第五项,是此次处罚的大头。

央行的信息显示,此次处罚的日期为3月26日。据记者获悉,处罚的原因,主要是瑞银信未对客户身份进行识别,就“与身份不明客户进行交易”,严重违反了现有的反洗钱规定。这也是此前民生银行遭受反洗钱重罚的重要原因。

按照行政处罚的规定,通常支付业务违规行为的处罚是“没一罚五”,即没收非法收入、按非法收入罚五倍,“还要刨除中间代理商的手续费,最后也罚不了多少钱。”在此前很长一段时间,中国的反洗钱处罚被诟病罚款力度太弱,跟欧美动辄上千万美元的罚金相比,中国此前反洗钱处罚单笔几十万元人民币比较常见,被认为震慑力不足。央行数据显示,2018年全年,中国针对违反反洗钱规定的行为罚款金额合计1.89亿元,已经为历史最高。

现行《反洗钱法》第三十二条,列举了包括“未按照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未按照规定保存客户身份资料和交易记录”等六条反洗钱违规行为,反洗钱义务机构违反任意一条,情节严重的,可被处20万到50万元罚款,而如果有洗钱后果发生,可以被处以50万以上500万元以下罚款。

近两年反洗钱罚款力度越来越大,据记者多方了解,这主要原因是反洗钱处罚计算方式发生了变化。此前主要是按照机构罚,单个机构按《反洗钱法》处以20至50万罚款,并不是十分科学,造成机构违规情节和所受处罚不成比例,反正会出现违规越多,平均违规处罚金额越低的状况,十分不利于提升监管的有效性。目前,央行包括反洗钱在内的行政处罚,均采取了按违规行为类别计罚和按违规行为次数相结合的方式累加计算处罚金额,机构违反的法律条文越多,违规行为越多,所受的处罚也越重。特别是对于与不明身份客户的交易,这种危害后果极其严重的违法行为,一般均按照违法行为的次数,通俗说就是违规发展商户的个数,来作为定罚的依据。比如以前发现一家机构与不明身份客户发生交易的,对机构罚款40万元;而现在是发展一户不明身份的客户就算一条,100次就罚款4000万元。

这意味着此后将有越来越多的大额反洗钱罚单,但实际的计算方法可能更复杂,尽管央行并未向机构明确。一位券商反洗钱人士表示,他参加当地反洗钱培训的时候,当地反洗钱监管部门人士曾口头表示,罚款会按一个问题会不会超过整体客户量的5%来算。如果超过了5%,就可以构成处罚项。而涉及构成处罚项后,具体怎么计算,监管的说法是视乎情节严重程度来看,目前还未给出具体的计算方法。

对各家金融机构负责人和合规人员来说,更大的“震慑”是近期反洗钱的处罚皆为机构和负责人员的“双罚”。央行深圳中心支行此次除了对深圳瑞银信公司处以6000万元以上的罚款,还对该公司副总经理徐慧、业务运营部总经理龚月平和风险控制部总经理覃周处以5万元到40万元不等的罚款。2020年2月,央行总行对三家金融机构的罚单中,也有对业务和合规负责人的具体处罚。

“‘双罚’意味着‘反洗钱来真的’,让那些分行行长、券商领导意识到合规部门说的话得听进去,不然他们也可能担责。”一位外资行合规部门负责人对记者表示。

“罚得不够是表面现象。反洗钱领域的主要问题是有效性。”一位资深反洗钱监管人士表示,监管工具应该更丰富、科学,反洗钱的事前事中监管也应跟上。另外,金融机构应尽快认识到“风控等于负收益”的错误,形成良好的风控文化。

一位支付机构的资深人士告诉记者,近年反洗钱越罚越狠,每年都要进行随机抽查,所谓“双随机、一公开”,即在监管过程中随机抽取检查对象,随机选派执法检查人员,抽查情况及查处结果及时向社会公开。“前几年抽查到的反倒是沾光了,都是小打小闹,最多几十万罚款而已。”前述支付机构人士称。

II.“不差钱”的瑞银信

此次瑞银信被开“天价罚单”,外界对此较为震惊。但是在业内看来,“一点都不奇怪,瑞银信有的是钱,6000多万罚款不算啥,可能一个月就挣够这个数了。这家公司还是很有手段的。”多位支付行业资深人士告诉记者。

记者拿到的一份支付机构内部的研究报告显示,3月份支付行业的线下收单利润排名,瑞银信排名第二,利润6300多万元。

在业内看来,瑞银信是一个奇葩般的存在。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在线下收单机构排名里,自2018年,瑞银信几乎一直稳定地排名前三,但是在市场上,“真实场景里,很少见到这家的品牌,看不到哪家商户用的它的POS机。”

记者拿到的2020年2月的银联线下收单交易数据显示,瑞银信的交易量2200多亿元,在线下收单机构中排名第一。且疫情期间,线下实体零售行业大幅萎缩的情况下,瑞银信的业务量并未降低。1月份其线下支付交易量为2400多亿元。

瑞银信并没有互联网支付业务,有何秘诀仍维持这么高的线下刷卡交易量?“瑞银信大量业务是线下个人POS业务,主要是一些个人或小商户用POS来套现的;而且主要靠非法交易养着,圈内人都知道。”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据记者了解,瑞银信的案子是由于被举报以及被公安移送线索,涉及与一些非法网站的交易。有关部门经过抽查,发现瑞银信的商户大量存在身份不明的情况。这类商户极有可能被非法网站甚至诈骗网站利用。因此,这次瑞银信被重罚,基本是按被查明与不明商户交易的户数来依法处罚的。

公开资料显示,瑞银信成立于2003年,以支付业务系统平台开发、为合作金融机构开发商户、专业化POS终端运维服务为主营业务。瑞银信于2014年7月16日获得央行第五批第三方支付牌照,业务类型为全国范围的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瑞银信官网显示,截至目前,已超过500万的中小微商户正在使用瑞银信提供的支付收单服务,业务遍布全国20多个省市。

瑞银信曾多次因未按规定提交年度报告信息而被列入企业经营异常名录。瑞银信共有两位股东,深圳瑞融信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持股97%、深圳付帮清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持股3%。穿透股权来看,其背后的大股东为山东瑞银信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山东瑞银实业),由殷培玲控股。

领6000万反洗钱罚单创纪录 瑞银信是谁?-第1张图片

现年50多岁的韩卫()是瑞银信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也是创始人,山东人,“情商高,人缘好,善于打点方方面面的关系。”

2019年7月,该公司的支付牌照获央行续展。就在续展当月,这家公司就被央行深圳中支因违反支付结算规定责令一个月整改,同时被取消安徽、内蒙古、宁夏等三地的业务资格。目前,瑞银信支付牌照有效期是2024年7月9日。

III.违规“惯犯”

瑞银信被罚的主因是未按规定履行客户身份识别义务、与身份不明客户进行交易等。“说明存在大量虚假、身份有问题的商户,也就是说它的交易对手是谁,它根本没去做识别。 ”业内人士对此表示。

从历年处罚公示看,不对客户身份进行识别,反洗钱不力,这是瑞银信长期存在的问题了。 “罚它再多也没用,瑞银信一个月挣几千万元。最重要的监管手段是停业务。”一位支付机构资深人士对此评价称。

早在2014年12月中旬,央视曾曝光了深圳瑞银信支付北京分公司违规发展商户,不核实代理商拓展的商户营业执照真假。彼时央视的暗访节目中显示,瑞银信北京总部的一位负责人对化装成代理商的央视记者称:“营业执照你随便给我,我不会查你证照的真假,只要提供一个,我就默认是真的”。

节目曝光后,因其银行卡收单业务存在重大风险,当年央行北京营管部勒令瑞银信退出北京收单市场。当时,央行支付司亦约谈了瑞银信负责人和高管人员,并“暂时收回”其支付业务牌照,责令其暂停在全国拓展新的代理商,对公司内部管理、风控进行全面整改。

2014年也是中国线下收单POS行业史上罚款涉及面最广的一年。彼时,“暂时收回牌照”亦为支付机构中的最严处罚,瑞银信北京公司也是首家被“暂时”收回支付牌照的机构。

“央视当时曝光了两家支付机构:瑞银信和钱袋宝;被曝光之后,瑞银信的业务却越做越大;钱袋宝曝光之后,被暂停新商户入网,在2016年9月,全资卖给了美团。 ” 与瑞银信相比,钱袋宝拥有全牌照,移动电话支付、银行卡收单外,还有互联网支付的业务牌照。这一年央行基本暂停了新的支付牌照的发放,支付牌照的收购价格水涨船高。

据知情人士透露,央行深圳中心支行此次对其下重手,原因之一是瑞银信的注册地要搬到山东青岛,这个过程很曲折,最后“山东接收了它。这6000多万元相当于和深圳的‘分手费’。”

2019年3月,瑞银信青岛分公司因违规被人行青岛市中心支行责令限期整改,并处罚款12万元。

领6000万反洗钱罚单创纪录 瑞银信是谁?-第2张图片

公开信息显示,瑞银信在国内分设4大中心,即北京管理中心、深圳风控中心、烟台数据中心和济南研发中心,在全国范围内拥有40所区域分公司,100多家地方办事机构,13多万运维合作团队,运营范围覆盖全国,且广泛活跃于广东、福建、山东、浙江、江苏等地区。

为何瑞信银被处罚的频率如此之高,仍屡教不改?而也没有被限制、暂停、取消业务资格?

业内人士指出,目前监管部门要取消、限制第三方业务牌照,可谓难上加难。2014年央行北京营管部当时令瑞银信退出北京收单市场,但很快就收回了成命。这次重罚瑞银信,据称有关方面“也承担了很大的压力”。

发表评论

  • 我开公司专门做pos机,行业小白,从没私自调过费率,一直都是0.55没有秒到费。这个行业太乱了,很多顾客都只认低费率不要押金,从来都不想想机器怎么可能不要钱免费送。真是玩毛出在羊身上,代理肯定会用跳码赚回来的。哎,这行真不适合我这种实心眼的人玩。

  • 我用深圳中付支付,被冻结收款银行卡了,里面10多万,都2年了,而且深圳中付支付服务特别垃圾

  • 怪不得我觉得我的pos最近费率好像提高了,虽然显示费率不动,但是多扣钱了我以为是增加提现费了。

  • 瑞银信瑞和宝有业务员骗押金,济南的。大家最好不要上当

  • 支付嘛,很难100%合规,地球人都知道支付行业水深!

  • 我用的就是这个,不会破产跑路吧?瑞银信POS机还能用吗?

  • 竟然都知道违规,难道交钱就可以解决了?不能关闭他吗?中国人民银行?

  • 羊毛出在羊身上,被罚的钱很快都会通过跳码转回来

  • 瑞刷是不是这公司的呢?哪个刷卡机安全费率低给我整一个。

  • 谁能告诉我哪个品牌的Pos机好,安全

  • 作者你可别吓我啊 我现在还在用瑞银信的pos机呢 现在我应不应该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