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明天系”易安财险被举报真相 董事会、高管矛盾因何激化

从监管机构引入的职业经理人,本应带来专业化、合规化的理念和管理,但易安财险究竟发生了什么?大股东发生变故,谁应该对金融机构的风险负责?

近日,一封关于易安财险的举报信流传于保险圈内,其中指称,“公司收入断崖式下跌,信保业务的巨大风险即将来临,巨额的赔付将彻底击垮公司”,矛头同时对准了47岁的易安财险CEO曹海菁。

这封举报信很明显来自易安财险内部。据记者了解,近期易安保险还发生了“抢公章”的闹剧:在公章管理员不同意的情况下,高管派员撬开了保险箱,强行拿走了公章,交给了曹海菁。据称抢公章的原因,是高管不想让董事会或公司内部有人向监管报送举报材料时盖章。

2020年3月初,曹海菁因举报信中的内容遭到弹劾,董事会提出动议撤换总经理;而曹海菁向地方金融监管当局表示, “明天系”现在正在处置过程中,人事需冻结。

由于矛盾连日未决,近日,易安财险董事长李军提出辞职,理由是“基于公司目前管理状况”。业内人士分析,这可以看做是他在向有关方面表示抗议,而这一辞职申请还需要在20日内召开董事会方能决断,届时,监管的态度也将明朗。

截至发稿前,记者就易安财险当前局面多次联系李军与曹海菁,均未得到正面回复。

易安财险成立于2016年,注册资本10亿元,总部设立在深圳,规模虽然不大,但有“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之一”的光环。除此之外,易安财险在成立之初,就被指出其与“明天系”关系匪浅。

从明面上看,易安财险共有7家股东,股权较为分散。但据多个来源向记者确认,“明天系”实际通过5家小股东暗中掌控了公司共计70%的股权。

自2018年以来,易安财险因其理赔投诉激增、信保业务风险等负面新闻见诸报端,公司内部矛盾不断激化、显性化。

据记者了解,2019年易安财险内部人士向监管部门举报,称公司业务涉嫌虚假保单和利益输送。随后银保监会相关人士约谈了相关负责人(李军和曹海菁),指出易安财险存在过度依赖短期健康险和意外险扩张规模、承保利润连续亏损、经营费用水平明显不合理、信保业务缺乏风控能力等诸多问题。而易安财险的实际经营都在曹海菁的掌控中。

随着2017年1月后“明天系”的坍塌后,处置久拖不决,大小股东对公司的治理力不从心,再加上公司业务上出现的各种问题,对现管理层的举报层出不穷,内部人控制的弊端开始显现,管理层与董事会之间,出现了难以调和的矛盾;而在这矛盾背后,不排除内部控制人可能正在制造新的风险。

I.信保风险露头

公开数据显示,易安财险在成立前两年,2016、2017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57万元、711万元,成为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中唯一盈利的企业。但在2018年亏损2亿元。截至2018年末,易安财险保费收入12.9亿元,保费收入前三的险种分别为健康险、意外伤害险和家庭财产保险,保费收入占比45.9%、42.8%和7.8%,承保业务均显示亏损。

举报信指称,曹海菁在监管、股东、董事都坚决反对的情况下,仍然执意做大信保业务,让公司累积了巨量赔付风险。

从数据上看,信保业务在易安保险总保费收入中的占比不高。信保业务保费规模在2018年排名第四,收入仅1901万元,占比3%。三年合计保证保险保费收入共4426.4万元,赔付支出共计1921.9万元。不过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信保业务的赔付支出激增至1913.9万元,也就是说,赔付基本都发生在2018年。

所谓信保业务,即信用保证保险,也被称为履约保证保险,是近年来不少财险公司大力发展的一项非车险业务。但随着经济下行尤其是大量P2P等互联网金融违约率的提升,信保业务的风险逐渐开始暴露,保险公司也开始“踩雷”甚至危及偿付能力,最典型者如此前的长安责任保险,为此赔付了几十亿元,造成偿付能力大降(参见2018年第49期“长安责任踩雷保证保险”)。巧合的是,易安财险总精算师曹莉莉,分管信保业务二部。她此前恰恰来自长安责任保险,也负责精算业务。曹莉莉还在易安财险兼任过首席风险官。

有知情人士称,易安财险的信保业务保障的主要分为三类贷款:无抵押的信用贷与有抵押的车抵贷(信保业务二部负责)、房抵贷(信保业务一部负责)。无抵押信保业务方面,在2018年长安责任“踩雷”事故后,易安财险便紧缩了相关的业务合作,目前合作机构仅剩“闪银”一家。但涉及车抵、房抵的信保业务,一直被公司内部人士诟病,并举报称存在虚假保单,资产不真实,建立多个公司走账,通过P2P等渠道融资等行为。

据第一财经2019年12月报道,有投资人自述在天津金交所购买的一款理财产品发生违约,底层资产是车抵贷,由山东融通四海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融通四海)将其持有的车抵贷收益权通过天津金融资产交易所转让给投资人。而该款产品同时投保了易安财险的保证保险,理论上,在理财产品违约之际,易安财险需先行代偿。

“山东的车抵业务风险特别大,市场上有专门造假的产业链,村里收了车去做抵押贷款,再把车拆了卖零件。”一位中小财险公司负责信保业务的人士表示,保险公司审核基于提供的资料,真实性很难确认。“我们也是踩了很多坑过来的,现在根本不碰山东”。

知情人士表示,融通四海这笔车抵贷,在2018年就已经发现问题。最初的资金方系北汽金融,投资人多为北汽的员工或其家属。但在2018年年中,融通四海出现违约,彼时易安财险理赔部门负责人是银之杰股东背景,就此案发现,底层资产的借款人均无法联系,因此怀疑车抵贷业务的真实性。

他表示,曹海菁此前一直表示该笔业务不存在问题。但在2018年8月份董事会召开之时,正好遇到了北汽投资人到公司维权索赔。这件事情最后的处理方式,是四海融通在天津金交所又发了一笔新产品,相当于“借新还旧”,将窟窿暂时补了起来。但资金成本也越来越高,规模从最初的9000万元滚到了目前的1.2亿元。

天眼查数据显示,融通四海成立于2017年7月,法定代表人张家铭,两家股东为烟台延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和华融(香港)实业有限公司。但据记者核实,这家所谓“华融”只是冒名,和四大AMC之一的华融毫无关系,真实名字为香港浩然资产,十分可疑。而烟台延翔穿透后的自然人股东为吴亮明和杜政玉。从公开信息暂时无法印证有关举报信的说法,即这家公司与曹海菁、曹莉莉有勾连。

银保监会人士在前述约谈中指出,易安财险的信保业务在制度建设、人员配置、系统建设、征信对接、数据基础等方面均较为薄弱,缺乏独立的风险管控能力,对业务合作方的依存度较高且管控手段有限。

截至2019年6月,易安财险保证保险未了责任余额仍有17.13亿元,其中,网贷平台保证保险的未了责任余额1.59亿元。随着车抵产品的到期,这部分信保业务如何解决,是易安财险面临的一大棘手问题。

II.意外险&健康险问题连连

除了信保风险以外,易安财险的意外险业务也被揭出问题多多。

作为四家互联网保险公司之一,易安财险与网络借贷平台合作较多,其相当一部分的意外险是与现金贷等网贷平台合作搭售,特点是费用率高、赔付率低、虚增保费量大。

凭借此类意外险,网贷平台可通过收取保险公司返回的渠道费等变相突破36%利率红线,而保险公司从中则可获得一个虚增的意外险业务规模数据,以及返费后剩下的“过手费”。据不完全统计,易安财险对接过的平台包括苏宁任性贷、PPmoney、小黑鱼、去花花、及贷等。

据记者了解,一般保险公司与网贷平台合作的分成方式,大概是1:9的比例做保费分成。不过,易安财险分成更少,此类意外险保费的大约95%都让现金贷平台拿走了,因此不赚反亏。据2016-2018年年报,意外险承保均显示亏损,2018年意外险保费收入5.5亿元、赔款支出0.2亿元、承保亏损1.8亿元。

过高的管理费支出,引来监管部门的关注。银保监会在2018年7月通过监管函指出,易安财险在网络平台借款人意外伤害保险业务存在技术服务费比例偏高、经营费用水平不合理等问题,并要求其开展整改。

但这一情况并未得到改善,易安财险的意外险规模依然在增长,此类业务在整个互金-保险行业的发展势头也愈演愈烈。2019 年上半年,易安财险的意外险保费收入7.05亿元,占全部保费的90.97%。 其中,借款人意外险占易安财险全部保费半壁江山,“一险独大”情况更为突出。

前述知情人士还指出,易安财险业务规模占比最大的健康险业务,实质上是一款理财产品。2017 、2018年公司通过英大保险经纪公司的“长安一家”单一网销渠道,累计销售保费规模月8.亿元的所谓“大渠道健康险”,在给客户一年期满还本同时还有额外5%的回报。

2019年7月22日,银保监会下发了《关于开展现金贷等网贷平台意外伤害保险业务自查清理的通知》,要求财险公司立即停止通过现金贷等网贷平台销售意外伤害保险业务,关闭清理相关业务管理信息系统,并约谈易安财险。

约谈中,监管部门再次指出易安财险经营费用水平明显不合理,并询问是否存在涉及不正当利益输送。曹海菁表示,易安作为一家互联网保险公司,和传统保险公司存在差异,公司固定成本较低,手续费水平偏高。

III.小股东和大股东

一家成立不过四年多的新保险公司何以至此?

公开信息显示,2016年,7家公司共同发起设立了易安财险,其中上市公司银之杰(300085.SZ)和深圳光汇石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光汇石油)分别持有15%的股权;另外5家股东则包括上海银必信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上海银必信)、北京富邦恒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北京恒屹鑫源科技有限公司、山东达能工贸有限公司、深圳锦久辰商贸有限公司(下称深圳锦久辰),分别持股14%。其中,上海银必信系“明天系”关联公司,也是此前借款15亿给影视明星赵薇收购万家文化的金主,并在此后两次更名为西藏银必信、西藏晟新创资产(以下统称银必信)。

在这些或明或暗的股东中, “明天系”才是真正的大股东。除银之杰和光汇石油,前述5家小股东均是其关联企业,合计持股占到了70%。

知情人士指出,在“明天系”入股易安财险之时,主要系财务投资,在业务发展上并无太多规划。原本计划在公司成立之后,再引入云峰基金、新浪和唯品会等互联网背景的投资者,合计入股60%,但2017年初“明天系”发生惊天变故后便不了了之。

根据公开资料,李军现年50岁,毕业于清华大学,此前曾任职于南京理工大学、中国电子器件工业深圳公司金融事业部,曾任深圳市银之杰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总经理。2014年10月,作为易安财险主要发起人委派的筹备组组长,承担了公司的发起设立工作。2016年4月出任易安财险董事长,但并非专职,工作重心主要还在银之杰。从“明天系”以往的操作来看,无论是银之杰还是李军,都是明天系找来“撑台面”的,是为隐藏“明天系”的实际控制权。而另一家小股东光汇石油由于2018年以来身陷债务危机,也无暇顾及易安财险。

从明面上看,现年47岁的曹海菁是由深圳锦久辰推选出来的董事,易安财险拟任执行董事、拟任总经理。曹海菁简历称有博士学位,1996年8月进入新华社音像中心工作;2006年2月进入原保监会财险部,2007年1月至2016年1月担任财险部产品处处长。

“明天系”易安财险被举报真相 董事会、高管矛盾因何激化-第1张图片

值得一提的是,在筹备之初,易安财险拟任总经理来自天安财险原副总经理(现任常务副总裁)程孙霖,业内人士称程属于职业经理人,原本计划就是帮助筹建完易安财险就离开。据记者了解,曹海菁是天安财险的一位高管推荐到易安财险的。

略让业界意外的是,曹海菁一直以“明天系”代表的身份自居,从不隐晦。2017年1月底肖建华被查后,时任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曾在内部开会问道,易安财险到底是不是“明天系”的,有关部门负责人回答:“据曹海菁自称是的”。

业内人士透露,曹海菁之所以从原保监会到易安财险,有个重要背景,是他在保监会担任财险部产品处处长期间,正好对接“明天系”的理财型财险产品额度审批等业务。而曹莉莉也曾在原保监会借调工作过。在2017年被查之前,包括华夏人寿、天安人寿、天安财险几家保险公司,已经成为“明天系”最重要的筹资渠道。因此,“明天系”投桃报李,同时也觉得“他做了多年保监会财险部产品处处长,应该比较专业了”。因此在“明天系”方面眼里,曹海菁算是他们聘的“职业经理人”。

易安财险2016年第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中显示,公司总经理的人选更换为曹海菁。不过,四年过去,截至目前,这一任职仍资格未被银保监会批准,易安财险的官网上也未见曹的公开介绍和简历。

前述知情人表示,董事长李军并不参与易安财险的实际业务,拍板取决于曹海菁和“明天系”。随着2017年初“明天系”实际控制人肖建华归案后,“明天系”处于资产处置、补窟窿的衰败之中,成立不久的易安财险未被重视。易安财险的大小股东对公司的治理力不从心,渐渐演化为内部人控制。此后发现了公司经营诸多问题的易安财险内部人士曾感叹:“为什么当了10年产品处长的人却好像不太懂保险?”

2019年11月,银保监会消费者权益保护局通报指出,2019年6月-8月,银保监会受理反映易安财险涉嫌违法违规的互联网保险消费投诉共266件,占同期受理互联网保险投诉量的64.10%。上述投诉集中反映易安财险的理赔时效问题,共涉及理赔案件270笔。

理赔超时的背后,是易安财险理赔部门在2019年年中提出集体离职。“2018年投资人因车抵贷业务冲击董事会后,小股东开始介入调查,发现公司业务存在的诸多问题。随后理赔和客服部门通过2019年的调查向董事会和监管提交了相关材料,公司内部矛盾也由此开始逐渐爆发。”前述知情人士表示。

知情人士称,银之杰等小股东在其中并没有太多约束手段。“易安财险规模太小。此前就算小股东(指银之杰)不停地告诉‘明天系’,公司快被掏空了,大股东(指“明天系”)一开始并不信,因为曹海菁提供了另一套说法,称是小股东想图谋控制权。”

不过,在公司业务风险连连爆发之后,事实开始水落石出。现在,即使是“明天系”方面也都意识到,小股东的提醒和举报,都所言非虚;此前“不想管”,主要心理是选择暂时性忽视,希望尽快把易安财险的股权高价卖出去,风险资产也想留给下家一并处置。

IV.内部人控制小动作

目前,“明天系”旗下的资产仍在处置中,也有意转让易安财险的股权。2017年曾以100亿元喊价,但并未找到接盘方;管理层也曾接洽过前海金控等方面,“对方一谈到控股权,曹海菁当场就沉默了”,“现在估计连30亿也不一定卖得出来”(参见2019年第26期“保险牌照贬值”)。

据记者了解,“明天系”方面年初曾劝说曹海菁辞职,但遭拒绝。小股东方面也曾提醒曹海菁,当前诸多证据都已经指向了涉嫌违规甚至违法,规劝是为了让他“悬崖勒马”。目前,易安财险董事会与高管层面的矛盾已经白热化。而曹海菁似乎搞定了“某些方面”。

另一方面,管理层似乎也在谋求股权上的控制。按照此前媒体专访曹海菁时的内容显示,易安财险为了发展自有渠道建设,与连线互动科技战略合作,共同打造“e连保”创新平台。知情人士指出,这家全名为连线互动科技(北京)有限公司的机构,和曹海菁等人存在关联关系,实际操作中是将易安财险的客户信息等数据导流到该平台。

他描述,在内部会议上曹莉莉曾拿出过一份用过章的股权转让协议,其中写到易安财险在未来有权利可以收购连线互动50%的股权。但这份转让协议并未在公司公章的用章记录上,协议并未申报监管,董事会也没有做过决议。

此外,易安财险还持有一家P2P平台60%的股权,名为百达金融(全名为北京百达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主要是用来给房抵贷做放贷业务,与此同时,易安财险又以这些房抵贷为底层资产,为其提供信用保证保险。

据工商信息显示,百达金融的股东中,包括北京鑫旺阔达投资有限公司(目前已退出)和泰瑞发投资顾问(北京)有限公司,知情人士透露正是这两家公司为易安财险分别代持了30%的股份。

记者查询得知,鑫旺阔达由自然人刘杠100%持股,监事程名,历史变更记录中还显示过自然人武天庸曾任公司股东、法定代表人等;泰瑞发由自然人吴耀亮100%持股,监事滑旭阳,历史变更记录李家国、程爽曾担任过公司股东等职。据记者了解,前述人士中有5人均来自于易安财险且为在职员工,其中刘杠、李家国、程爽、武天庸系易安财险信保一部员工,程名来自于易安财险的法律合规部。

截至发稿,曹海菁一直拒接记者电话,不回微信、短信。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