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赵卫星去职新网 互联网第三大银行三年得与失

第三大互联网银行的行长为何仍要离开?新网银行未来如何差异化竞争,保住过去三年来的胜利果实?

国内又一民营银行的高管位置迎来变动。4月23日,独家报道,全国第七家民营银行、第三家互联网银行新网银行行长赵卫星赴任小米金融任副总裁(参见“新网银行行长赵卫星转任小米金融副总裁”)。

现年45岁的赵卫星是民营银行行长中的佼佼者,小米金融方面则称他是平台模式的创新者、践行者。其实早在2019年上半年,市场就曾传出其将要去职新网银行赴任小米金融,但彼时赵卫星在电话中对记者明确表示,他只是帮忙小米金融,并未有跳槽的计划(参见2019年5月15日“新网、富民高层生变 民营银行如何克服治理痼疾”)。不过一年过去后,这一跳槽最终还是成了真。

这一年当中,高速发展的新网银行仍旧牢牢占据民营银行排名前三的领先地位,但也增添了不少现实的隐忧。

新网银行方面则对记者表示,赵卫星在新网银行三年任期已满,将不再出任行长一职,但未来仍会以其他方式参与新网银行的发展。

I .“明星行长”赵卫星

赵卫星去职新网 互联网第三大银行三年得与失-第1张图片

赵卫星生于1975年,上海财经大学应用经济学硕士,曾先后在多家股份制银行任职,比如在华夏银行任公司业务经理,负责零售业务、运营、科技等基层管理;在浦发银行总行任零售业务总部高级经理,在民生银行总行担任零售银行部副总经理、 在杭州银行总行任零售业务总部总经理等职。

他于2014年3月加入蚂蚁金服,出任蚂蚁金融微贷(原阿里小贷)事业部运营总监。因蚂蚁金服旗下网商银行整合了阿里小贷的业务,赵卫星担任网商银行第一届董事会董事,任期为3年,并于当年3月被任命为副行长。

2016年6月,由新希望、小米旗下银米科技、红旗连锁等合资的四川希望银行获批筹建,两个月后就传出了赵卫星拟任该行行长的消息,2016年12月中国银监会四川监管局针对已改名为新网银行的开业批复中,确认了赵卫星的行长任职资格,而新网银行的首任董事长为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好。

“干货满满,每次都能学到东西。”这是不少听过赵卫星演讲发言听众的感受。在屡次公开发言中,赵卫星都强调开放、连接、场景。2015年以网商银行副行长身份接受访谈时他曾表示,网商银行不会成为最终产品的提供方,“客户关心的是生产经营、吃喝玩乐、人与人之间的沟通,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金融应该隐藏在场景背后。”

入主新网银行后,他也强调新网要做“万能连接器、适配器”,这也和新网本身与另外两家互联网银行的先天差距有关。微众和网商均可以依靠腾讯和阿里两大股东强大的流量和数据资源,新网虽然股东里也有类互联网公司的小米集团,但在量级上还是相差太远。如何不利用股东资源做出自己的优势和成绩,平台化战略成为为数不多的选项之一。据赵卫星此前透露,2019年下半年,新网银行已经开放了300多个API,包括场景类API输出,服务类API以及账户、支付类API等,合作伙伴总数超过了400家。

2020年初,赵卫星曾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下一步新网银行要探索的业务方向是产业数字化。“只要这个行业数字化了,我们就会迅速地进入到数字化的一个行业里面,因为行业的活跃需要金融持续不断地去提供服务。我们现在看哪个行业数字化了,就进哪个行业。” 在小米金融发布任职公告消息的当天,他还通过微信朋友圈再次表达了对产业金融方向的肯定。加盟新东家后,这是否会是这位一直锐意进取的银行人的重点方向呢?

II .新网银行的得与失

从财务表现看,赵卫星带领的新网银行三年来业绩是持续向好的。

根据其最新发行的2020年同业存单计划,2017年至2019年,新网银行的净利润依次为-1.69亿元、3.68亿元和11.24亿元,不良贷款率由0.11%升至0.61%,仍然低于银行业平均水平,其总资产在2019年末达到442.36亿元,累计放款金额为3568亿元,在管信贷资产为1006亿元,累计服务人数6758万人。

天风证券研报指出,截至2018年末,报告测算民营银行平均生息资产收益率为5.18%,新网银行达到了7.73%,甚至超过了网商和微众,这可能和它的发放贷款占比达到72%的最高值有关,民营银行中这一平均占比为50%。

另据记者了解,到2020年年初,新网银行每天系统里正常投放贷款的金融机构家数有50家,系统对接上但并非每日投放的有156家,每日业务投放量可以做到十几万笔,在峰值水平上已经可以匹敌甚至超越另外两家互联网银行。

三年内取得如此快速的进步,无疑与新网的“连接器”战略执行密切相关。从公开信息来看,新网银行的合作方平台既包括国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村镇银行等,也包括爱奇艺、滴滴金融、微博借钱、今日头条这样的流量平台,但更多的是汽车类场景合作方。记者获悉,到2019年底,新网银行的1000亿贷款余额中大概有一半是车贷,从公开信息看,汽车类的场景方合作至少包括优信二手车、美利车金融等。

这种广泛合作的模式给新网银行带来了发展红利,也惹来了麻烦,麻烦之一就是合作方美利车金融。2019年11月,正逢美利车金融上市前夕,因牵涉套路贷,美利金融创始人刘雁南被警方带走(参见2019年12月4日“美利金融多位高管被查 刘雁南二次创业再陷困境”)。根据美利车金融的上市招股书,截至2019年6月底,其贷款余额达218.8亿元,最大贷款银行提供的资金占比为65.6%,约为143亿元,新网银行被外界认为正是这一出资行,也被认为是“踩了大雷”。

针对媒体相关报道及问询,新网银行回应称“数据不属实”,但也没有对外披露具体金额。

而一位新网银行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只有50多亿元,没有外界传的那么多。”

新网银行的另一大特色业务是P2P存管,最高点时曾为超过百家网贷平台提供存管服务,是名副其实的网贷存管大户。随着P2P平台陆续清退,这一业务已几近结束。中互金全国互联网金融登记服务平台数据显示,在新网银行进行资金存管的委托人数量目前仅为15人。

按照新网银行的说法,P2P存管业务是在完全遵循监管部门的合规指引下,本身并没有多少盈利,关键是累积了在线存款、账务处理和数据化风控的能力。“这意味着我们非常独特地同时拥有了央行征信数据和网贷数据,其实对我们的整个信贷健康是非常有利的。”前述新网银行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

但该人士也坦言,“虽然没有业务持续性风险,但确实会有一些声誉风险。有些客户会误解,他以为银行承担的是风险审核的责任,其实银行是根据客户的资金划拨的指令来操作而已。”

实际上也确实如此。新网银行借此加深了同一些网上贷款平台的合作关系,例如宜人贷、趣店、品钛旗下读秒、友信普惠、乐信等均是新网银行的合作伙伴。而大势之下P2P平台的清退或业绩滑坡,多少也会影响到新网银行的声誉和资产质量。例如,曾大力推进开放平台计划并将新网银行纳入出资方之一的趣店,近期就出现了大幅的业绩滑坡:2019年四季度,趣店实现收入19.3亿元,环比下滑25.4%,同比增长7.1%;四季度实现净利润1.3亿元,环比下滑87.7%,同比下滑83.3%;开放平台业务带来的收入环比下降34%。

应该如何看待新网银行的得与失?一位业内专家对记者评价称,从业绩表现上看,新网银行是成功的,在没有过度依赖股东资源的背景下实现了零售业务的快速崛起,这种成绩的取得,很大程度上源于管理层敢于把握趋势并集中资源全力出击,从而能够取得一种先发优势。

“当然,在银行的话语体系下,这种业务发展风格可能会被解读为不够稳健,尤其是当方向有误时,可能会再来比较负面的影响。不过从新网银行过去几年的发展路径看,对大方向的把握整体还是准确的。” 该人士表示。

也有人不这么认为。民营银行的定位和初衷之一是为了解决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但实际上,除了网商银行做出了有特色的“网商贷”小微业务外,无论是微众银行的“微粒贷”,还是新网银行的“好人贷”,虽然也覆盖了长尾人群,但更多还是偏重个人客户消费领域,尤其是与一些P2P平台、现金贷平台的合作,有催生过度借贷的嫌疑。虽然新网银行除好人贷以外,也有“创客贷”等针对商户、创业者的贷款产品,但与其整体贷款规模相比仍然偏小。

2019年以来,这一偏重有所转变。截至2019年末,新网银行普惠小微企业贷款余额较年初增速达94.28%,高于行内各项贷款增速64.63个百分点,小微企业在贷户数14657户,较年初增加11175户,从这一数字可以看出,新网银行的小微企业客户真正发力始于2019年。2020年初起,受疫情影响,银保监会对三家互联网银行与大行及政策性银行的合作由谨慎转为鼓励,除了网商银行推动的“无接触贷款”外,新网银行也同工商银行、邮储银行、国开行等合作展开了针对小微客群的服务。

无论如何,三家互联网银行在科技的运用上还是做出了有力的探索。前述内部人士告诉记者,新网银行正式员工近500人,加上外包的技术人员总人数超过1000人。成立三年来,新网从不对IT人员做限制,一直在持续增加,目前已经保持了70%到75%比例的IT人员。最新发布的2019年全球银行发明专利排行榜显示,从2019年公开的发明专利申请量来看,微众银行、中国工商银行和中国银行位列前三,新网银行以69件排名第11位。

新网银行面临的更多是民营银行的普遍困境。在政策限制下,民营银行受一行一店政策限制,存款增长难以持续,负债成本抬升。天风证券研报指出,2018年,民营银行平均计息负债成本率约为2.73%,新网银行则达到了3.74%,为所有民营银行中最高。另一方面,民营银行资产规模较小,如果资产质量因为宏观经济下滑而出现大量坏债,容易出现倒闭潮。

更重要的是,以创新和差异化发展为定位的民营银行,究竟有没有走出自己独特的道路?从各家银行自身的定位来看,除了三家互联网银行,其余十几家民营银行还有智慧银行、产业链金融银行、物联网银行等定位,但实际落地情况呢?前述新网银行内部人士也曾对记者感言,“确实,今天18家民营银行里出现了一些差异,但如果还是长期统一的监管政策,你会发现最后大家还是走到了一模一样的路径。”他表示,“今天连我都略微地感觉到,再走下去,网商也好、微众也好、我们也好,也会走到和工商银行一模一样的程度,不会有本质差别。” 相比于短期的财务业绩,这可能是留给新网等民营银行更为严峻的提问。

III .转战小米金融

比起这几年异军突起的新网银行,赵卫星选择加入的小米金融略显低调。

小米金融为小米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企业,注册资本3000万元,董事长及法定代表人为洪锋,定位为小米的综合理财平台,通过与金融机构合作提供贷款、存款、基金投资等金融服务。2015年5月,小米金融作为独立平台上线,统筹小米生态链上的金融服务,如小米钱包、小米支付、小米贷款、小米财富、小米保险、供应链金融、金融科技、虚拟银行等。

仅从小米金融的页面来看,十分符合其综合理财平台的定位。其定期活期理财有来自平安养老保险、广发基金的产品,也会为新网银行、蓝海银行等存款产品导流,贷款产品则为小米旗下的小米贷款导流。

“小米金融是米家生态圈企业,更多是做B端合作导流,现在小米拿了消金牌照,估计要开始做自营业务发力C端了。”前述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小米目前已经持有重庆小米小额贷款有限公司(小额贷款)、捷付睿通股份有限公司(第三方支付)、北京小米保险经纪有限公司(保险经纪)、天津小米商业保理和重庆小米商业保理(商业保理)、洞见金融科技有限公司(香港虚拟银行)等牌照资源。2019年11月26日,重庆银保监局公布了21日对重庆农商行参股设立重庆小米消费金融公司(下称“小米消金”)的批复,投资金额为4.5亿元,持股比例30%。这意味着小米消金整体的注册资本为15亿元。若顺利获批,将成为继马上消费金融之后重庆地区的第二家消费金融公司。此外,小米在印度投资了主要面向学生的分期消费公司Krazybee。

小米金融科技的对外输出也在逐步推进。2019年9月,小米金融与中国建设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称将共同推进结算、支付、消费金融、理财与基金、电子账户、信用卡、保险等多个业务领域深度合作,并正式对外发布了“小米零钱卡”银行II类电子账户项目,基于“小米钱包”APP为小米手机用户提供支付及理财等服务。10月,北京金控集团与小米金融签署框架合作协议,称将围绕风险防控和数据合作,共同推进现代化风险防控体系平台及产品的开发。

在小米集团欢迎赵卫星加入的官宣中,称“赵卫星拥有丰富的银行任职经历以及互联网金融开拓经验,是平台模式的创新者、践行者”,希望可以借赵卫星的加入“让更多消费者在万物互联的时代享受到金融服务的新乐趣,让更多智能制造小微企业掌握数字科技新动能”。赵卫星的加入,能够为小米金融带来怎样的变化,仍然值得期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