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林晓东加盟中信里昂 中信证券国际化如何再出发?

年轻的外资巨头华人高管转投动荡中的中资投行海外桥头堡,“中国版高盛”的故事未来还能否继续书写下去?

三个多月后,林晓东重新出山。这一次他将转投中信麾下,辅佐中信证券董事长张佑君在香港重整旗鼓。

记者从多名消息人士处获悉,林晓东的下一站是中信里昂,近日已经完成入职程序,并即将任中信证券在香港的境外业务平台——中信里昂副董事长一职。在中信证券正在建立的全球垂直一体化架构中,林晓东的角色是负责海外战略和运营。

4月20日,中信证券在内部正式发布了任职通知。林晓东于2019年末卸任全球著名被动化投资基金先锋领航的亚洲区总裁一职。

中信里昂是中信证券的全资子公司,也是其国际化的桥头堡。中信里昂在2019年经历较大人事变动,新高管团队目前由张佑君亲自挂帅。林晓东能够为“大动干戈”后的中信里昂带来什么,将会发挥怎样的作用,目前尚不清晰,但可以肯定的是,在经历多年的磨合和换血后,未来中信证券对其海外战略的管理思路,或将会发生质的改变。

中信证券董事长张佑君目前兼任任中信里昂的董事长,Rick Gould任公司CEO。近年来,中信证券逐渐确立了由总部各个业务线垂直管理全球业务的管理机制,进一步提升产品和业务丰富度,整合中信证券的综合资源加强为全球客户提供跨境服务的能力。预计中信证券境外板块将进一步加强人才的引进,管理团队的背景也进一步多元化,力求打造一流管理团队,进一步推进及发挥境内外联合平台的优势。

I.外资巨头的华人高管

林晓东加盟中信里昂 中信证券国际化如何再出发?-第1张图片

“80后”的林晓东是金融圈的新生代才俊代表,年纪轻轻,却以华人身份,做到了全球最大公募基金公司领航的亚洲区负责人之位,手下管理着不少资深的外籍高管。他还是先锋领航国际业务管理委员会成员,该委员会负责管理集团全球除美国以外的所有业务。这样的晋升速度,鲜有人能比拟。

林晓东毕业于上海财经大学,并曾就读于美国西北大学凯洛格管理学院和哈佛大学。除了在业界的身份,他也是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研究院的顾问委员会委员,同时担任亚洲证券业和金融市场协会中国资本市场委员会联席主席。此外,他还兼任母校上海财经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导师。

林晓东办事聪明,作风进取,业内不少人士对其评价颇高,但也有人并不适应他的进取风格。他十分熟悉中国金融市场,职业生涯至今都围绕拓展中国客户展开。2008年,林晓东曾供职德意志资产管理公司,担任中国区销售一职,拓展公司在中国的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业务。一年后,他过档到总部在巴西的亿达富亚洲证券公司,任大中华区主管,常驻香港,负责发展该公司与中央银行、主权财富基金、退休金及保险公司的股票及固定收益交易业务。

2011年,林晓东加入先锋领航,以董事总经理级别出任领航香港区的机构销售业务主管,两年后任分销业务主管,亦曾担任香港地区总裁。2014年7月,林晓东成为先锋领航中国区总裁,负责集团在中国市场的长期战略制订与业务发展。2018年,先锋领航调整组织架构,林晓东成为中国及亚洲区总裁,负责集团除日本外的亚洲区所有业务,包括管理集团在北京、香港和上海三地的业务,为中国、韩国及东南亚的机构、渠道和个人投资者提供产品和服务等。

林晓东此前还兼任先锋领航在华外商独资企业(WOFE)——先锋领航投资管理(上海)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该公司于2017年成立,长期目标是取得中国的公募基金牌照。2019年,先锋领航和蚂蚁金服在华成立合资公司——先锋领航投顾(上海)投资咨询有限公司,进军中国基金投顾行业。双方能实现合作,林晓东在背后功不可没。不过,尽管先锋领航在该合资公司中持有49%的股权,但中国投顾业务的牌照最终批给了蚂蚁金服,合资公司只是牌照的使用者,这代表先锋领航虽然打开了进入中国基金投顾业务的一道门,但钥匙却并不在自己手中。

II. 新角色意义何在?

2019年末,林晓东从先锋领航离职,他在个人求职社交媒体领英上的自我介绍,也改成了简短的七个字:“暂时性闲云野鹤”。记者从多处获悉,林晓东出任中信里昂副董事长。他接替的是在2019年年中,在中信里昂高管洗牌潮中离职的香港“老臣”卫淑庄。

卫淑庄是中信里昂的元老级人物,任职三十载。她早在1989年就加入中信里昂的前身里昂证券(CLSA),当时公司创立仅三年。再之前她曾于当时的霸菱证券担任营业部总监。卫淑庄是里昂证券中国部的创办人,是公司早年拓展大中华地区业务的主要推手之一。她曾担任里昂证券市场推广部董事总经理,此后升任公司副董事长并挂职多年。

卫淑庄在香港传统金融圈的老一辈人际网中拥有一席之地。她本人是香港赛马会的会员和多匹赛马的马主,这是香港上流社会的象征,香港知名高等学府香港中文大学也有以她名义设立的奖学金。卫淑庄在去年10月转投美国投行富瑞(Jefferies),任该行香港公司副主席,职务上等于平跳。她从中信里昂离职时已经72岁。

林晓东此次履新,则是中信里昂经历换血后任命的最高级别的“空降兵”。林晓东是销售背景出身,擅长拓展客户关系,这一点和离职的卫淑庄类似;但林晓东正值在事业道路上不断开疆拓土之际,在不少人看来,年富力强的他接受这一看上去略显“赋闲”的职务,背后的意义令人玩味。

“副董事长本来就是个虚职,本来以为会是一个快退休的人来接任,没想到会是这么年轻的人,非常意外,”一名接近中信系的市场人士对记者说。在林晓东履新前,中信里昂的副董事长一职并无实权,本质上不分管任何业务,没人向卫淑庄汇报。公司此前许给她这一职衔,只是因为卫淑庄希望有此身份能够便于自己在外接触高端客户。

尽管中信系未来会如何评估调整这一岗位的职权,目前暂不得而知,但数名知情人士对记者表示,其原意是希望他能成为远在北京的张佑君在香港的身份代表,在中信证券正在建立的全新的全球垂直一体化的架构中,负责海外战略与运营。

现阶段林晓东在香港最可能分管的部分,是中信里昂的中后台人员,该职责原本由中信里昂首席运营官Nigel Beattie承担。Beattie此前一直希望能成为公司未来的首席执行官,但最终在中信里昂洗牌后离开,公司CEO由公司原美国业务主管Rick Gould接任,而COO一职此后一直无人继任。张佑君本人也是在这次洗牌后决定亲自挂帅,在担任中信证券董事长的同时兼任中信里昂的董事长。

有知情人士对记者称,林晓东此次空降中信里昂,暂不太可能接手管理公司现有的前台业务,因为这些业务的主管人员并非向中信里昂的高管汇报,而是直接汇报给母公司中信证券的北京总部相关负责人,这一安排与中信证券新的内部管理模式有关。如果林晓东以中信里昂副董事长这一子公司掌舵者的身份,领导公司旗下某项业务,那他就需要向北京母公司的分部业务主管汇报工作,这在职级上并不对等。

但这并不代表林晓东未来在中信证券的管理岗位上就完全没有其他可能性,他的资管业背景给了中信和市场广阔的想象空间。张佑君在2019年中信里昂动荡时曾公开透露,希望公司能改变在海外市场业务单一的状况,并特别提到资产管理业务。张佑君称,中信里昂已经拥有资管业务的香港从业牌照,可过去没有充分加以发展,公司未来希望在这方面投入更多资源。但据知情人士称,中信里昂目前的资管业务体量很小,虽然中信证券此前已亲自从北京派人南下香港做业务主管,但其在公司的地位也无法与其他传统强势业务部门相提并论,林晓东未来是否真的会肩负打造资管团队的任务,目前还难下断言。

III.集体高于个人?

中信里昂的前身里昂证券,是一家总部位于香港,主要提供亚洲证券经纪和投资及研究业务的精品投行,在美国亦有业务。2012年7月,中信证券通过子公司中信证券国际向东方汇理银行收购了里昂证券全部股权,作价约12.5亿美元,并于2013年中完成收购。这笔交易一度成为业界美谈,成为中资投行出海、打造“中国版高盛”的经典案例。

但好事多磨,天总不遂人愿。中信证券早年曾希望借此收购,提升公司的国际化程度,但无论是员工个人价值观,还是企业文化,中信证券和中信里昂的婚姻一直存在间隙,二者内部矛盾不断(参见2014年第19期“中信里昂新婚史”)。而在张佑君离开中信建投,重返中信证券并接替王东明成为新任董事长后,中信证券内部的“集体主义思想”就变得更加强烈,而这一观念也在常年扎根香港、崇尚自由和银行家个人价值的中信里昂团队中,引起了较大反弹。

尽管中信证券当年收购中信里昂后,承诺保留员工、薪酬和独立运作,但相关的“君子协定”在2018年中到期,资深外籍投行家常年拿着高额奖金,但公司业务并没有明显的突破,也没有跟上行业中的各类变革,这样的结果让中信证券很不满意。面对高昂的人员成本,中信证券对中信里昂进行了多方面调整,后者的年度奖金下调了60%,员工薪酬结构也有所调整。

最终,中信证券决定更直接深入地管理中信里昂,而这种“个人利益应该服从集体利益”的观念,也造成了这家香港精品投行高层的彻底洗牌。中信里昂的前董事长、曾在中国财政部和世界银行工作的国际化人才唐臻怡“被迫”出走瑞信 (参见2019年3月2日“人生就是大闹一场 中信里昂唐臻突然请辞”)。

中信里昂的另一位元老,原外籍CEO施立宏也在不久后离开了自己服务超过30年的老东家,转投美资投行富瑞,和他在同一阶段内先后离职的,除了上面提到的副董事长和COO,还有公司的销售交易主管Xen Gladstone、研究部主管Edmund Bradley和明星市场策略师Christopher Wood,以及部分前线执行团队,其中有一部分人转投富瑞。唐臻怡的新东家瑞信甚至还从中信里昂挖角了一整条量化分析团队。

“有些人是主动离职的,但其实大部分人是被迫离职的,这些走的人,不少是中信证券认为未来不再适合中信里昂发展的人。”一名接近中信系的知情人士对记者称,中信里昂未来的业务发展和人员任免,都会从利润的角度出发,而原本一部分超高薪管理层的离职,也将大幅降低中信里昂的人员成本。

“未来各业务线是否补充人手,取决于这项业务能否带来收入,里昂以前追求的是精品投行的独特性,但中信追求的是投入产出比,要看是否对得起股东回报,”上述知情人士称,全球投行业变化巨大,如果中信里昂不及时改革,最终只能濒临死亡,与其这样,不如由中信证券先主动转型,把中信里昂融入母公司大局,否则万一落到哪一天中信证券被迫要把中信里昂卖掉,“可能连5亿美元都不值。”

中信里昂的重整并不只限于人员流动,内部管理结构的变化也折射出中信证券对未来自身国际化布局的新考量。经历大面积人员流失后,中信里昂在2019年下半年成立了一个“过渡整合协调委员会”,由张佑君领衔,还包括多名中信证券高管,而原本由中信里昂高管组成的公司执行委员会,也在去年12月正式宣告解散。

熟悉情况的市场人士告诉记者,中信证券正在准备建立与执行“全球垂直一体化”的管理模式,不再以属地管理的形式各自为战,而是根据业务条线,由中信证券总部管理全球所有员工,有关方案的具体细节正在拟定,“这或将意味着未来将淡化里昂的名号。”

从1986年创办之时起,里昂证券就以其在当时观点深入且独特的研究业务,以及在亚太区覆盖面广泛的股票经纪业务闻名业界;2013年并入中信证券麾下后,里昂证券仍然保留了其本名,直到3年后的2016年11月,中信证券将子公司中信证券国际与里昂证券合并,改组更名为中信里昂证券,这一新名称沿用至今仅还不足3年半。知情人士称,在中信证券未来的前线业务规划中,除研究和经纪业务外,其他业务都不会在用里昂挂名,而是可能改叫“中信证券海外”。这也是为何现任中信里昂的高管,在中信证券也都挂有职位的原因。

“里昂并没有消失,就像美国银行当年收购美林证券后,美林的名字依然保留了许多年,但最后还是在美国银行全面整合品牌后被取消了。谁知道五年以后,还会不会有里昂的名字呢?”一名接近中信系的人士如是说。

中信证券对中信里昂动的“大手术”,对于即将加盟的林晓东而言也是需要面临的一大挑战。如何以一个空降兵的身份快速服众,在全球投行业普遍收缩销售交易部门的大趋势,都是他需要考虑的问题。相比于在中信里昂任职,林晓东在中信证券的职务,以及他未来在中信证券体系下的发展可能性更值得关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