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一个半小时突击开会 海航债展期缘何引争议

债务泥潭里越陷越深的海航,以匪夷所思的方式,再一次向债权人透支了自己的信用

“骗子、骗子、骗子!”、“遗臭万年”、“卑鄙!”

4月14日晚上8点半,“13海航债”持有人电话会议在一些投资者这样罕见的痛斥声中结束。

两个小时前, “13海航债”持有人突然收到海航集团发来的邮件,称将在一个半小时后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要求持有人在半小时内、即当日晚间七点前必须完成债权登记,若未完成,债权人将无资格在八点参加会议,更无权投票决定是否给“13海航债”展期一年。

“这对于稍微大点的机构来说,下班时间还要在半小时以内准备材料盖章,根本不可能走的完流程。”“搞个夜间投票,还九点半以后投票就没有任何法律效力了,显然是故意玩弄持有人。” “极端一点的情况没有一个人来得及准备材料的,除非结构化自持的券,自己投赞成票通过。”、“恶意赖账,到期前一天要展期,就差直接投票豁免债务了”……海航的临时通知让很多债券持有人怒不可遏,更让债市讽为“研发了解决债券违约难题的新工艺”。

在随后八点召开的电话会议中,持有人数度动怒,指责海航以不合规的方式召开持有持有人会议,甚至有持有人号召来得及投票的持有人集体投反对票。在债券持有人的一再质问下,主承安信证券多次陷入难堪的沉默。

此次会议有多个不合规之处让持有人难以接受,除了海航让人措施不及的开会通知,还有此次会议的两大议案均未事先公告,而未公告的议案应不被允许表决。

持有人同样指出,安信证券作为主承未能勤勉尽责,涉嫌明显配合发行人刻意采取不正当手段,侵害债券持有人相关利益。此外,“13海航债”的债权代理人工行海口新华支行始终未曾露面,实践中,企业债里的债权代理人角色类似于公司债中的受托管理人。

此次的争议主角“13海航债”,发行于2013年4月15日,规模11.5亿元,期限5+2年,2018年4月回售后剩余规模为3.9亿元,银行间与上交所剩余规模各占一半,均为1.95亿元,且由于“13海航债”评级至今都保持在3A,个人投资者也有持债。

海航此次以新冠疫情为由要求展期,但引发投资者不满的是会议和投票过程失范。按期会议通知,只要50%的债券持有人投票同意,议案就可过关。由于发行较早,基础制度缺乏,“13海航债”当年的募集说明书中并未披露《债券持有人会议规则》任何条款,到底该提前多久通知开会,债券展期需要多少投票通过才算有效,不止海航要拿出明确会议规则,也需要监管给予关注。

有资深债市律师称,展期等于修改债券基本条款,如果没有募集说明书约定,应由全体债券持有人同意才可展期。接近交易所和接近交易商协会人士也分别对记者表示,两大市场的确也有此要求。从已有的规则来看,2019年12月27日发布的《银行间债券市场非金融企业债务融资工具持有人会议规程(2019年版)》(下称《会议规程》)中明确,变更发行文件中与本息偿付属于特别条款,当由超过总表决权数额90%的债券持有人同意后方可生效。但该《会议议程》自2020年7月1日起才开始实施。

由于引发持有人集体不满,海航于4月15日凌晨在官微上发布致歉信,称因新冠肺炎疫情叠加影响,集团航空、旅游、酒店、商业等相关主营业务经营受到很大影响,虽然多措并举全力推进复工复产,但短期内经营难以恢复到去年同期水平,现金流压力巨大。

海航流动性危机确实尚未解除。据记者了解,在海南省政府派员成立工作组进驻海航后,海南省政府协调债委会给海航集团新增流动性,但是多家债权行退避三舍。“本来之前海航债务大部分移交给海南省分行处理了,但是实在搞不下去,现在又回到了总行。总行是不会松口的。”一家大行相关人士透露。

在上述致歉信中,海航解释称,一直与主要投资人协商展期事宜,并通过召开投资人电话会议方式进一步沟通并对展期方案进行表决,但“由于投资者数量较多,会议通知和准备工作存在不足,使得会议程序较为仓促”,并称“在债权人会议投票完成后,将披露信息”。更讽刺的是,海航集团宣布以后“将吸取此次经验”,“更加公开透明地披露相关信息,保障投资人合法权益”。

“这算什么道歉?海航流动性危机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早该有准备的,况且’13海航债’顶破天债权人也就100来人,’15康美债’快4000人,也没这么仓促。”一位持有13海航债的券商资管人士表示,对海航的“致歉”感受不到诚意,不能接受。

截至发稿前,海航方面未披露相关《持有人会议规则》。至4月15日下午,海航公布此次会议表决结果,两大议案获得高票通过。

I. 突击开会

对于发行人的临时起意,安信证券给出的解释是,已经在第一时间将公告内容上传到上交所网站,但由于网站披露通道关闭较早,所以没有及时发出。截至记者发稿,上交所网站仍未有“13海航债”的持有人会议通知,在发改委网站,记者发现,海航的开会通知也是在会议结束后半小时才上传的。

一个半小时突击开会  海航债展期缘何引争议-第1张图片

开会前未披露议案的事实不可改变,海航及安信证券则辩解称,进行了弥补措施,“根据上交所的债券持有人名册,发行人是跟所有的个人和机构投资者打电话,包括后来邮件通知的”。

事实上,记者了解到有持有人明确表示自己没有收到电话通知,而有持有人虽然收到电话通知,却未被告知要参与电话会议,也未曾收到参会邮件。

“我们是(14日)下午收盘后突然接到海航电话,被要走了邮箱,只说是要发开会通知。”广东一位私募人士刘辉(化名)告诉记者,“13海航债”躺倒并不在市场意料之外,但未曾想到的是以这样的方式。

刘辉称,收到电话时,海航并未主动提及此次开会要表决哪些议案,是在其一再追问下才获知要表决展期,“收到电话之后就坐立不安了,三点等到六点也没等到邮件,打电话过去催,六点半才收到邮件紧急盖了章”。

虽然没有参与当晚的电话会议,刘辉已相对幸运,持仓量小且私募较为灵活可快速盖章,可以行使投出反对票的权利,但对于银行及公募大机构而言,要在半小时内盖章完成债权登记几乎不可能,更弱势的则是部分散户,自始至终都不知道已经开完了会。

一个半小时突击开会  海航债展期缘何引争议-第2张图片

海航此次仓促开会目的是审议两大议案,第一大议案核心是豁免发行人未期召集会议的相关法律责任,相当于确立此次开会的合规地位。

第二大议案是本该于4月15日到期的债券本息顺延至2021年4月15日,展期一年期间按基准利率(LPR)计息、递延利息不计复利。

一个半小时突击开会  海航债展期缘何引争议-第3张图片

海航的此番操作,让业界对其涉嫌结构化发债的猜测更重,“我们之前的确听说蓝石有给海航做结构化,并不知道具体是哪几只债券。但这次海航的做法让人觉得匪夷所思,他们应该知道正常情况下这么做只会激怒持有人,除非他们已经有方法可以保证议案通过,比如有足够多的自持。”另有机构债权人提出质疑。

在规模不大的情况下,海航是否从二级市场折价买债控盘,再操作开会,做好投票准备,实现“花小钱办大事”?债市人士认为这种做法同样值得监管追查,因为假如存在此类关联行为,是需要回避投票的,否则有操纵市场、内幕交易之嫌。

II.复盘持有人会议

“好好谈什么都可以,你们用这种下三滥的办法,真的是会遗臭万年。”4月14日晚上8点半,一些投资者在“13海航债”持有人电话会议反复陈述。

在持有人会议结束后,一些投资者自发留在电话会议中,商讨如何是好:“不用说了,直接集体投反对票吧。”

在主承销商安信证券念“13海航债”2020年支付本息议案时,已有投资者按捺不住插话:“你们这个方式太卑鄙了”。债券持有人指出,本次持有人会议召集的时间和程序均存在合规问题,提醒主承注意,未公告而表决的持有人会议无效。

“您在宣读持有人会议规则的时候也提到了,针对没有公告的议案,是不允许进行表决和投票的。这两个议案在公开信息渠道上都没有公告,现在进行的表决是否具有合法性?请作出说明。”一位机构投资者发问。

安信证券沉默了。

该投资者继续:“请主承销商作出说明。”

安信证券回应称,他们已将公告内容第一时间上传到交易所网站,但是“由于他们网站关的披露的通道关闭的比较早,所以没有及时发出去”,所以是以打电话、发邮件的方式通知了登记在册的所有投资者。

而多位投资者则告诉记者,他们并没有收到电话通知。更为关键的是,公告不等于电话通知。

据国家发改委于2004年《关于进一步改进和加强企业债券管理工作的通知》,及2011年《关于进一步加强企业债券存续期监管工作有关问题的通知》指出,发行人公开披露的信息应在至少一种证监会指定的报刊或/及交易所网站上予以公告。

多位投资者逼问,在没有及时发布公告的情况下,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就临时开会,这是否违反持有人会议相关规则?若违反相关规则,开会是否没有合法性?投资者当场要求主承销商先把债券持有人会议规则涉及到的那一条“读一下”。

一阵沉默后,安信证券回复称:“债券持有人会议规则第30条的内容:债券持有人会议决议通过后,两个工作日内由会议召集人以公告等书面方式通知全体债券持有人。”

对于这一回答,投资者认为安信证券在宣读会议规则时就已明确,未曾公告的议案不得进行表决,要求重新召开持有人会议。

“可不可以增加一个议案,要求海航破产?就这么一个议案就可以了,申请破产重整,我估计大家都会同意。” 有持有人在前述持有人大会上问道。其它持有人则跟进,不约而同呼喊“同意海航破产”。

有市场人士讽刺道: “你们干脆说本息全部不用还,直接通过这个议案不就一了百了了吗?”

III. 合规争议

由于“13海航债”至今未公布《持有人会议规则》这一文件,作为发行较早跨市场“旧债”,堂而皇之超越新规则,该如何应对,也给监管提出了一大挑战。

企业债的《持有人会议规则》出台,是在2010年云国投转移资产的恶性事件发生后,国家发改委迅速叫停全部云南省发债申请,并开始建立机制来化解发行人与债券持有人的矛盾和风险,在20111年设计并推出了债委会、持有人会议等相关制度,并涵盖企业债、中票、短融等所有债券产品。然而,债委会机制却缺乏法律约束力。2020年2月的《证券法》修改也没有提到相关内容,令业界失望。而近期债市的各类闹剧,就是在这一背景下堂而皇之地发生。

虽然有接近交易所人士称,在募集说明书未载明的情况下,债券展期事项需要由全体持有人投票通过,但这一要求目前并未系统规则化。

债市中可以对照的规则,或可来自于前述《会议议程》第二十六条,涉及“变更发行文件中与本息偿付相关的发行条款、新增或变更发行文件中的选择权条款、投资人保护机制或保护条款、解聘/变更受托管理人或变更受托管理协议、第三方代偿、授权他人代表全体持有人行权等可能严重影响债券持有人收取本息的事项”,应属于特别议案。

《会议规程》第三十一条还进一步明确,针对特别议案的决议,应当由超过总表决权数额90%的债券持有人同意后方可生效。而对于特别议案之外的其他议案,则仅需获得超过总表决权数额50%的债券持有人同意后即可生效。

律师指出,参照规则来看,展期属于变更发行文件中与本息偿付相关的发行条款,但问题是前述规则来自银行间交易商协会,且自2020年7月1日正式实施;而”13海航债”是发改委审批的企业债,前述规则无法构成约束力。

一位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提出,在没有强制性规则的情况下,债券本质可看成合同关系,要改变合同内容应需要合同双方均同意才可实行。

“持有人首先可以提出查看会议规则,其次可以提出是否合理,存在紧急情况要到最后一刻才通知要展期。”该律师认为,海航通知开会的程序的确存在瑕疵,但这个瑕疵有到什么程度要看最终参与投票的人数,“如果三分之二的投资者都参与了投票,那会议也能生效”。

另有律师告诉记者,如果发行人利用规则漏洞,强行通过损害债券持有人利益的决议,债券持有人可以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决议无效,或者召开债券持有人会议形成新的会议决议,主张发行人违约。

2019年末,《全国法院审理债券纠纷案件座谈会纪要(征求意见稿)》明确,“债券持有人会议根据债券募集文件规定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所作出的决议,除非存在法定无效事由,或募集文件明确约定相关事项不属于债券持有人会议决议范围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为合法有效,对全体债券持有人具有约束力。”

前述律师进一步指出,该前述纪要规定,“债券募集文件对债券持有人会议的议事方式和表决程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经持有该债券二分之一以上的持有人决议,同意由受托管理人以其自己的名义代表全体或者部分债券持有人在诉讼程序中行使权利,或者推选其他债券持有人作为全体或者部分债券持有人的代表人在诉讼程序中行使权利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授权决议有效”,可见法院对于没有明确的债券持有人会议议事表决程序时,经持有该债券二分之一以上的持有人的决议的效力是认可的。

“规则是在不断完善的。规则不够明晰的情况下,更需要监管保护投资者的权益。”前述券商资管人士如是称。

需要说明的是,债券展期,海航不是第一家,但在开会前“最后一刻”才发出通知的是第一家。

以康美药业(600518.SH,现ST康美)为例,该公司2015年发行的5+2年的公司债在2020年2月展期两年,该债券评级也曾达到3A,涉及诸多散户,且散户数量远远多于“13海航债”。按其《募集说明书》中披露,债券持有人会议通知应至少于会议召开前15日以公告形式向全体本期债券持有人及有关出席对象发出。而债券持有人会议决议须经代表本期债券二分之一以上表决权的债券持有人和/或代理人同意方为有效。

IV.债权代理人缺位

海航做法明显有违行业惯例的情况下,债券持有人也在追问中介机构的责任。

首先是安信证券,投资者质疑安信证券与发行人串通,提前知道开会而未通知债券持有人。一位投资者在会上直接发问:“主承刻意配合发行人采取突击开会的方式,损害债券持有人的相关利益,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我们已经尽力做出维护大家权益、在配合大家的了。”安信证券的与会代表试图解释,话音刚落, “你是配合发行人吧?”多位投资者异口同声。

“我只想问一下主承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件事情的?” 投资者一再追问,“你是不是跟我同时知道的?”

安信证券没有回答这一问题,只称自己在这次债券持有人会议中仅仅是参会者,“不得不提一下,作为投资者,应该是了解到‘13海航债’是有债权代理人的。”

不同于公司债,企业债并未有受托管理人制度,“债券卖完了,主承销商责任也就完成了。”一位券商债券承销人士提示,在海航案例中,应该引发关注的还有债权代理人的责任。如该人士所说,在企业债中的债权代理人其角色定位更接近于公司债的受托管理人。

发改委曾于2015年7月发布《项目收益债券管理暂行办法》,其中第三十四条规定,发行人应当为债券持有人聘请债权代理人,并订立债权代理协议;在债券存续期内,由债权代理人按照规定或协议的约定维护债券持有人的利益。第三十八条还表明,发行人可在项目收益债券募集说明书中约定加速到期条款。出现启动加速到期条款的情形时,由债权代理人召开债券持有人大会,经债券持有人大会讨论通过后,可提前清偿部分或全部债券本金。

据“13海航债”募集说明书,海航为债券持有人聘请工行海口新华支行担任本期债券的债权代理人,代理债券持有人监督发行人经营状况,与发行人之间进行谈判及债券持有人会议授权的相关事项。 而海航与与工行海口新华支行为本期债券制订了《债券持有人会议规则》,明确了债券持有人会议的权限范围、召集方式、召开方式、议案表决方式等事项。这意味着,工行海口新华支行手中或许对持有人会议规则应该最为清楚,也应该为债券持有人争取权益。

记者翻阅公告发现,“13海航债”的债权代理人并未曾披露更换。

然而在4月14日这场混乱、离奇的电话会议现场,从头至尾完全听不到债权代理人工行海口新华支行的任何声音,虽然他们的名字,最后出现在出席此次会议的名单上。

发表评论